首頁 > 中華本草 > 水黃功效和作用

【拼音名】ShuǐHuánɡ

【別名】葛葉大黃、大黃

【來源】

藥材基源:

拉丁植物動物礦物名:RheumalexandraeBatal.

【藥理作用】

本品的水提取物對膠原誘導的人血小板聚集有明顯抑作用,其IC50為1.3mg/ml,其強度低於唐古特大黃的0.68mg/ml,而高於掌葉大黃的2.73mg/ml[1,2]。本品也含蒽醌類成分大黃素、大黃素甲醚和大黃酚[3],1.解熱鎮痛和抗炎作用機理1.1解熱鎮痛作用生大黃冷浸液:生大黃砸成小塊,冷水浸兩次,每次24小時,合並浸液在40℃以下濃縮成80%浸液。大黃煎液10':生大黃小塊,水浸24小時後連塊煎煮10分鐘,倒出煎液,再加水煎10分鐘,合並煎液於水浴上濃縮成80%煎液。大黃煎液30':方法同(2),煎煮兩次,每次30分鐘,水浴上濃縮成80%煎液。熟軍(熟大黃)煎液:生大黃500g,悶軟後切成薄片加黃酒250g,蒸12小時,涼幹後,水浸24小時,連同切片煎煮兩次,每次30分鐘,將兩次煎液於水浴上濃縮成80%煎液。仿Max氏等方法,用大鼠每組5只,分別ig上述4種大黃提取液25g/kg,對照用等量蒸餾水。給藥後立即sc15%鮮酵母生理鹽水混懸液2ml/100g,觀察7小時內體溫變化,結果表明不同方法制備的提取液均有明顯的解熱作用,但給藥各組的解熱作用強度無明顯差異。鎮痛作用:采用扭體反應法進行實驗。每組小鼠20只,ig上述4種大黃提取液25g/kg,對照射用等量蒸餾水,1小時後ip1%醋酸0·1ml/10g,觀察20分鐘內扭體反應次數。結果表明上述4種大黃提取液均有一定的鎮痛作用,但4種大黃提取液之間的鎮痛效果未見顯著差異。最近報道,大黃的浸液對正常人紅細胞鈉泵活性有抑制作用,抑制了Na+,K+離子的主動轉運,且隨大黃濃度增加而加強。大黃抑制鈉泵即Na+、K+-ATP酶活性,從而使ATP分解減少,產能下降,為大黃解熱作用機理之一。

1.2對體溫中樞調節介質cAMP的影響大黃飲片(R.Tanguticum)制成30%水煎劑,按5g/kg體重ig。發熱模型用衛生部生物制品檢定所提供的肺炎球菌(Ⅱ型),造成感染性發熱動物模型。然後用放射免疫方法測定給藥和對照家兔第三腦室灌流液內cAMP的水平。結果:大黃可使感染性發熱家兔cAMP水平下降:給7只家兔在24小時內進行3次腦室灌流,即體溫正常時(A),發熱高峰時(B)和給大黃退熱後?,發熱高峰時(B)和給大黃退熱後?,分別檢測A、B、C3次灌流液內cAMP含量。其結果為:A3.37pmol/ml,B6.48pmol/ml,C3.07pmol/ml。可見給於大黃後C點cAMP含量顯著低於未給大黃的cAMP含量。將C、B兩點cAMP含量比較有明顯不同(P<0.05)。由此可見,大黃可使發熱家兔第三腦室灌流液內cAMP水平下降。用7只家兔在感染前後進行兩次腦室灌流,同時進行肛溫測量,發熱前為3.37pmol/ml,發熱後為5.07pmol/ml,將發熱前後cAMP水平進行比較,可以認為發熱後cAMP水平升高(p<0.05)。實驗還表明大黃不能使正常家兔cAMP水平下降;用人工腦脊液對家兔腦室灌流液cAMP的水平無顯著影響(p>0.05)。實臉結果表明,大黃可影響體溫調節中樞內cAMP水平使感染性發熱動物體溫下降。

1.3大黃降溫作用和對中樞神經系統PGE的影響1.3.1對感染性發熱家兔體溫的影響用體重為2.2kg-3.5kg健康成年青紫藍家兔,發熱模型制備方法同上。將發熱動物分為實驗組和對照組(各17只),實驗組在發熱高峰時ig大黃水煎劑(5g生藥/kg),對照組給等量自來水,給藥(水)後,每4小時測肛溫1次,連續3次,將發熱高峰與降溫之後的肛溫進行比較。結果大黃可使感染性發熱家兔直腸溫度下降:肺炎雙球感染發熱的家兔給大黃水煎劑(8只)和白水(8只),大黃組動物降低幅度(X±S1.25±0.42)明顯高於給水組(X±S0.35±0.20),p<0.01。測量10只正常家兔肛溫後,立即給大黃,6小時後測量動物直腸溫度,將給藥前後直腸溫度進行比較,給大黃前平均肛溫為39.5±0.18℃,給大黃後平均肛溫為39.7±0.43℃,p>0.01,人黃對正常家兔體溫影響不明顯。

1.3.2對中樞神經介質PGE的影響實驗動物及模型制備方法同上。PGE測定方法采用李振甲等建立的放射性免疫測定方法,檢測第3腦室灌流液內PGE含量。在24小時內,給5只家免進行3次腦室灌流,即體溫正常時(A),發熱高峰時(B)和給大黃退熱後?,分別檢測A、B、C3次灌流液內PGE含量。結果為:A:2.2±1.5ng/ml,4.9±2.2ng/ml,C:1.5±1.2ng/ml。給大黃後的C灌流液PGE含量顯著低於未給大黃的PGE含量,將C、B兩點PGE含量進行比較有明顯差異,p<0.001。表明大黃可使發熱家兔第三腦室灌流液PGE水平下降。實驗還表明大黃可使正常家兔PGE水平下降(P<0.01)。與用藥組同法進行實驗,但C不給大黃,8只家免進行A、B、C3點腦室灌流檢測PGE含量結果,A:2·8±1·6ng/ml,B:9.1±7.9ng/ml,C:14.1±12.0ng/ml。可以看出,C與B比較,C不僅未見降低,還有升高趨勢,P>0.05,表明人工腦脊液對發熱家兔PGE水平無顯著影響。實驗表明,人工腦脊液對正常家兔PGE水平無影響;但單純灌流人工腦脊液,可使正常家兔肛溫升高,而對發熱家兔無明顯影響。大量實驗證明,PGE是和體溫調節有關的最主要的介質,尤其是在感染性發熱中。發熱時,動物腦脊液內PGE水平增高;應用解熱藥物退熱後,其PGE水平下降。將PGE註入不同種屬動物體內,可導致相同的發熱反應。解熱鎮痛藥物可抑制合成酶系統,和體溫調節有關的其它中樞介質也和PGE相關。因此,在發熱的發病機理中,PGE占有重要的地位,探討大黃對中樞介質pGE的影響實為闡明其降溫機理的重要環節。前列腺素是短距離局部作用的信息傳遞物質,僅在局部產生和釋放,發揮其和一物活性。由於家兔第三腦室緊鄰下丘腦體溫調節中樞,因而實驗選用測定第三腦室灌流液內PGE含量,可反映體溫調節中樞的變化。從大黃對PGE影響的實驗結果可以看到:感染性發熱家兔給於大黃後、第三腦室灌流液內PGE含量減低。為確證其結果,還需考慮PGE含量降低是否由於灌流術或人工腦脊液的影響。從正常和發熱的兩組家兔僅接受灌流而不給予大黃的實驗結果表明,單純灌流並未造成PGE水平降低。同期結果還表明,體溫正常的動物接受單純灌流後肛溫有所上升,PGE應當同時升高,但未見PGE水平上升,而接受肺炎雙球菌感染的動物不僅發熱更為劇烈,PGE水平也急居升高,其原因尚不明了。但是體溫正常的動物給予大黃後PGE水平也下降,因而更進一步說明,是大黃影響了PGE水平,而PGE又和感染性發熱有關。

1.4大黃對家兔內毒素引起的發熱及血漿cAMP和cGWP含量的影響近年來研究表明,內毒素引起動物發熱時,其血漿和腦脊液中的,AMP含量明顯增高,但對cGMP含量的影響如何還未見有關報道。為此采用大耳白家兔分成兩組進實驗:用藥組給予一定時的大黃煎液,然後註射一定量的大腸桿菌內毒素至致熱。並於6小時內測量肛溫6次。在註射內毒素前後1.5-2小時時從耳動脈采血,用競爭性蛋白結合法與放射免疫法以分別測定血漿中的cAMP和cGMP含量。測定結果表明,用藥組的平均發熱高峰值T(40,15±0.21℃)與平均體溫反應指數TRI6(10·97±+1·20cm2)。均明顯低於對照值(40.81±0.23℃占20.96±l.69cm2)。用藥組的血漿。AMP平均含量(43.75±7.01pmol/ml)致熱前後無明顯差異,分別為43.75±7.01pmol/ml)致熱前後無明顯差異,分別為43.75±7.01與47.76±9.14),而對照組的血漿cAMP平均含量致熱後顯著升高(致熱前後分別為43.00±+7.95與63.33±+17.38),致熱後的含量顯著高於用藥組(P<0.05)。然而用藥組的血漿·cGMP平均含量(pmol/ml)致熱前後無明顯差異(分別為31.39±4.65,27.19±6.15),而對照組的血漿cGMP平均含量則致熱後顯著降低(分別為30.71±4.61與23.87±5.55)。由此可計算出致熱前後血漿cAMP/cowtP比值的變化,用藥組無明顯變化(1.43±0.36與1.84+0.57)。而對照組在致熱後有顯著升高(1·44±0·36與2.68+0.62)。上述結果表明:大黃對家兔的內毒素引起的發熱有明顯的抑制作用。大黃對家兔發時的血漿cAMP量升高與cGMP降低均有抑制作用。

1.5生大黃的抗炎作用機理1.5.1對蛋清性足跖腫脹的影響a.對正常大鼠蛋清性足跖腫脹的試驗:用體重152-209g的大鼠28只雌雄兼用,分成4組,分別ig生理鹽水5ml/只,大黃煎劑20g/kg和40g/kg,ip水楊酸鈉250mg/kg,l小時後,由足跖部sc新鮮蛋清0.1ml/只,用容積測量法求出藥前及藥後每小時足腫脹百分率,同時記錄每小時尿量及瀉下作用發生的時間。結果大黃煎劑20g/kg和40g/kg均有顯著抗蛋清性足跖腫脹的作用(P值分別為<0.05和<0.01),在觀察7小時內尿量未見顯著變化,部分動物於藥後3-5小時出現瀉下作用,發生在抗腫脹之後。B.對去腎上腺大鼠抗蛋清性足跖腫脹作用大鼠12只,體重181-236g,雌雄兼用,分成二組,去腎上腺後3日,分別ig生理鹽水5ml/只,大黃煎劑20g/kg,同上法致炎後觀察1小時後的足腫率,結果對照組跳腫率為98.0±6.8,大黃組為79.2±4.7(P<0.05)。表明去腎上腺動物使用大黃後仍具有抗炎作用。

1.5.2對甲醛性足跖腫脹預防作用大鼠30只,體重176-240g,雌雄兼用,分3組,用藥組ig大黃煎液20g/kg,1組ip水楊酸鈉250mg/kg,對照用生量鹽水,每日1次,連用3日,用藥3日後向足跖部sc25%甲醛0.1ml/只,比較致炎後6小時的足腫率。結果對照組為42.4±7.2,大黃組19.5±2.7(P<0.05),水揚酸鈉組26.3±5.3(P=0.05)1.5.3對棉球引起肉芽腫增牛的影響常規方法將大鼠制成模型。各組於術後分別ig生理鹽水5ml/只和大黃煎劑10g/kg,另一組用醋酸氫化考的松ip30mg/kg,每日用藥1次,第8日處死,取出棉球肉芽腫,烘幹後稱重,結果對照組棉球幹重為98.4±4.9mg,大黃組為71.4±4·3mg(P<0.01),氫考組為48.5±1.5mg(P<0.001)。

1.5.4對大鼠腎上腺中抗壞血酸含量的影響兩組大鼠分別ig生理鹽水5ml/只,大黃煎劑40g/kg,2小時後處死動物取出腎上腺,仿Roe氏法測抗壞血酸含量。結果對照組每1g腎上腺組織含抗壞血酸11.5±1.5mg,大黃組含11.2±1.0mg(P>0.05)。

1.5.5對切除雙側腎上腺未成年大鼠存活時間的影響幼年大鼠21只,體重74-100g,雌雄兼用,分成3組,切除雙側腎上腺後,第一、二組分別ig生理鹽水2ml/只,大黃煎劑10g/kg,另一組sc醋酸氫化考的松15mg/kg,每日用藥1次,觀察1周存活動物只數,結果對照組存活1/7,大黃組存活2/7(P>0.05),氫考組存活7/7(P<0.001)。

1.5.6對切除一側腎上腺小鼠所致對側腎上腺代償性肥大的影響小鼠體重24-26g,雌雄兼用,第一組做假手術,其余各組均切除一側腎上腺。術後第一、二組ig生理鹽水0.2ml/只,第三、五組分別ig大黃煎劑,第六組ip醋酸氫化考的松25mg/kg,每日給藥1次,1wk後處死,取對側腎上腺,稱重。結果表明,在大黃煎劑對3種不同炎癥模型均有顯著對抗作用,對以滲出和肉芽增生為主的炎癥過程均有抑制作用,故臨床應用大黃治療多種炎癥性疾患所取得的良好效果可能與大黃對炎癥過程廣泛影響有關。大黃煎劑抗炎性腫脹的作用先於瀉下作用,在本實驗中未見有利尿作用,其消腫與瀉下利尿作用無直接關系。大黃的抗炎作用不以腎上的完整存在為條件,抗炎的同時不降低腎上腺中抗環血酸的含量,故可認為其抗炎作用主要不是通過垂-腎上腺系統。大黃煎劑既不能延長未成年大鼠切除腎上腺後的存活時間,又不能對抗切除一側腎上腺後致對側腎上腺代償性肥大。因此表明,大黃煎劑本身不具有腎上腺皮質激素樣作用。

1.5.7大黃對血管通透性的影響采用125I標記人血清白蛋白作放射活性測定,標記物125I-白蛋白經電泳結合率試驗,結合力在98%以上。實驗動物選用體重20-22g的健康小鼠,按體重配對分為大黃灌藥組和生理鹽水對照組。動物灌胃後2小時,從ip125I-白蛋白0.1ml(5uci),30分鐘後處死,洗出腹腔液,用FH-408定標器NaI井型閃爍晶體測得放射活性,最後換算成註入量的百分比。血管通透性降低時,測量得的放射活性高,反之則低。結果表明,大黃灌藥組的血管通透性低於對照組,即藥物對血管通透性有明顯的抑制效應,經t值測驗p<0.001。用伊文氏藍染料法測定相似的結果,兩法都證明大黃具有降低血管通透性效應。

1.6大黃素抗炎作用機理1.6.1大黃素對白三烯B4和PGE2生物合成的影響花生四烯酸的5-脂氧酶產物白三烯B4(LeukoTCMLIBieneB4,LTB4)是炎癥反應的重要介質。它主要由多形核白細胞、巨噬細胞、肥大細胞等產生。白三烯B4可激活中性白細胞的多種反應,其中包括加速炎癥介質的產生,並可促進中性白細胞在微血管內皮粘著,進而滲出血管,協同其它趨化因子使炎癥反應擴大。它在依賴中性白細胞的炎癥反應中起著一種內在放大器的作用,因此尋找LTB4生物合成的有效藥物受到重視,為此研究了大黃素對LTB4和PGE2生物合成的影響,以探討其抗炎作用機理,材料:大黃素臨用前以0.01NNaOH溶解,生理鹽水或緩沖液(pH8.1)稀釋至試驗濃度。花生四烯酸(AA)、鈣離子載體A23187、PGB2和LTB4標準品均為Sigma公司產品,PGE2放免藥盒(國產),高效液相色譜儀:Perkim-Elmer-3B系列,分析柱250×0.46mmNueleosil-C18等。結果:大黃素對人血PNM合成LTB4及PGE2的影響為在無外源性AA的反應體系中,大黃素明顯抑制A23187刺激PNM合成LTB4,抑制作用強度隨大黃素濃度增高而增強,其IC50值為6.4×10-6mol/L;對PGE2合成無抑制作用,反而隨濃度增大而合成增高。在有外源性AA(終濃度5x10-5mol/L)的反應體系中,大黃素抑制LTB4的作用減弱,但仍呈明顯的濃度效應關系,IC50值為2.5x1O5mol/L,大約是前者的5倍,相反,PGE2的產率也隨大黃素濃度的增加而遞增,其遞增斜率比無AA反應體系者為陡。

1.6.2大黃素在體外全血反應體系中對LTB4及PGE2生成的影響大黃素濃度高達1x10-4mol/L時,對人全血中LTB4的抑制率僅為62.3±4.8(n=3),PGE2的生成量為對照組的101.2±10.1(n=3)。

1.6.3半體內試驗,大黃素經體內給藥後,可明顯抑制兔全血反應體系中LTB4生成,給藥5min後抑制作用即達高峰,但很快下降,30分鐘後作用基本消失,至90分鐘發現明顯反跳現象。大黃素對PGE2的生成無抑制作用,PGE2的生成在5-15分鐘呈增加趨勢,並於15分鐘有顯著差異,但30分鐘後即與對照組無明顯差別。

1.6.4體內試驗,大黃素(10mg/kg)對正常家兔PGE2的生成無抑制作用,時效曲線的形狀與半體內試驗相似,血中PGE2的變化規律一致。以上實驗結果表明,大黃素在體內外條件下可抑制LTB4生物合成,對PGE2的生成無抑制作用,提示大黃素是一個選擇性的花生四烯酸5-脂氧酶抑制劑。這一結果為闡明大黃素的抗炎等機理提供了新線索。

1.7炮制對大黃消炎作用的影響1.7.1對大鼠蛋清性關節腫的影響按常規方法,大黃生品及炮制品煎劑的劑量均為8g/kg,對照組給同體積水,陽性對照用氫考20mg/kg,均為ig給藥。大黃冷浸液、大黃煎液、熟軍煎液等對在鼠蛋清性足跖腫脹亦有顯著的抗對作用。

1.7.2對巴豆油誘發小鼠耳部炎癥的影響實驗組給大黃生品及炮制品醚提物8g/kg(相當生藥量),對照組用生理鹽水,陽性對照用氫化考的松(氫考)20mg/kg,均為ip給藥。給藥30分鐘後,在小鼠耳部正、反兩面各塗巴豆油0.05ml,4小時後處死小鼠,取兩耳同一部位0.8mm組織,稱重,以左、右兩耳重量之差作為腫脹指標。

1.7.3對棉球肉芽腫增生的影響大鼠生品及炮制品醚提物對小鼠和大鼠棉球肉芽腫增生的影響:選用30g左右體重雄性小鼠和150-200g雄性大鼠,按常規操作方法。

1.7.4對小鼠胸腺及體重的影響用體重12-18g小鼠56只,等分成7組,大黃生品及炮制品醚提物8g/kg(相當於生藥量),對照組給等容積的生理鹽水,陽性對照給氫考10mg/kg,均由ip,每日1次,連續7日,8日摘出胸腺,在組織天秤上稱重,比較各組間的差異。

實驗結果表明,大黃經炮制後消炎作用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主要是酒燉大黃和大黃炭的消炎作用有所減弱。大黃醚提物8g/kg(相當於生藥量),ip7日後小鼠胸腺明顯萎縮,這一現象提示大黃對炎癥末期的消炎作用是否與免疫抑制有關。

1.7炮制對大黃消炎作用的影響1.7.1對大鼠蛋清性關節腫的影響按常規方法,大黃生品及炮制品煎劑的劑量均為8g/kg,對照組給同體積水,陽性對照用氫考20mg/kg,均為ig給藥。大黃冷浸液、大黃煎液、熟軍煎液等對在鼠蛋清性足跖腫脹亦有顯著的抗對作用。

1.7.2對巴豆油誘發小鼠耳部炎癥的影響實驗組給大黃生品及炮制品醚提物8g/kg(相當生藥量),對照組用生理鹽水,陽性對照用氫化考的松(氫考)20mg/kg,均為ip給藥。給藥30分鐘後,在小鼠耳部正、反兩面各塗巴豆油0.05ml,4小時後處死小鼠,取兩耳同一部位0.8mm組織,稱重,以左、右兩耳重量之差作為腫脹指標。

1.7.3對棉球肉芽腫增生的影響大鼠生品及炮制品醚提物對小鼠和大鼠棉球肉芽腫增生的影響:選用30g左右體重雄性小鼠和150-200g雄性大鼠,按常規操作方法。

1.7.4對小鼠胸腺及體重的影響用體重12-18g小鼠56只,等分成7組,大黃生品及炮制品醚提物8g/kg(相當於生藥量),對照組給等容積的生理鹽水,陽性對照給氫考10mg/kg,均由ip,每日1次,連續7日,8日摘出胸腺,在組織天秤上稱重,比較各組間的差異。

實驗結果表明,大黃經炮制後消炎作用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主要是酒燉大黃和大黃炭的消炎作用有所減弱。大黃醚提物8g/kg(相當於生藥量),ip7日後小鼠胸腺明顯萎縮,這一現象提示大黃對炎癥末期的消炎作用是否與免疫抑制有關。

2.對心血管系統的影響2.1降壓作用1938年SupniewskiTV等報道,大黃素對動物有降低血壓的作用,其降壓作用與劑量有相關性。大連鐵道醫學院曾報道,急性實驗,大黃浸劑和去醇大黃酊劑iv給藥,能使家兔血壓明顯降低。還有報道,大黃水煮酒沈制劑iv給藥,可使麻醉犬的血壓降低,心肌耗氧量增加,提高心肌氧利用率。波葉大黃多糖,十二指腸給藥45mg/kg,可使正常大鼠血壓降低20%,心率減慢12%。

2.2對心臟的作用波葉大黃多糖0.86mg/ml,可使正常蟾蜍離體心臟收縮力增加29%,使衰竭離體蟾蜍心臟收縮力增加70%,心輸出量增加58%。應用電生理技術研究大黃對蟾蜍心肌收縮力的影響,發現大黃能使離體蟾蜍心臟的收縮力明顯增強,心率減慢,(P<0.01)。隨藥物劑量的增加,心肌活動由興奮逐漸轉為抑制,並出現異位心律,增加細胞外液鉀離子濃度,可恢復竇性心律,提示大黃對蛙心的強心作用有可能是通過抑制心肌的Na+-K+-ATP酶而實現的。大黃還可對麻醉犬的心肌耗氧量、氧利用率、心輸出量、心搏指數增加,而使冠脈阻力、左室功能等下降。

2.3對離體血管的作用實驗采用20只家兔的121條離體血管及22例病人在手術時離體的55條胃腸道血管,置於含有營養液的浴池中,通過換能裝置記錄血管條的活動及大黃對其影響。藥物用大黃醇提液,每1ml含生藥1g。結果表明,大黃醇提液具有興奮這兩類離體血管的作用,表現為:提高離體血管條的收縮力,能增強部分血管條的自發節律活動。實驗還是顯示酚妥拉明能拮抗大黃醇提液對離體血管條的收縮力。

2.4對微循環的影響實驗用英國種LACA系健康小白鼠,體重26-34g,大黃及對照組各10只。大黃混懸液(由上海市盧灣區中心醫院提供的臨床制劑,配制成20%混懸液)以0.25ml/10ig。給藥後1、2小時觀察微循變化。結果:微動脈:大黃組10只動物;給藥l小時後微動脈血流呈線流6只,而出現紅細胞聚集呈線粒流者4只,對照組給水1小時後,10只動物全為線流。但統計處理X2測驗0.05<P<0.1,差別尚不夠顯著。2小時後大黃組5只動物為線流,5只線粒流,對照組10只仍為線流,血管口徑無明顯變化,微靜脈:大黃組10只動物給藥後1小時微靜脈血流呈線粒流4只,粒線流5只,粒流1只。對照組給水1小時後10只動物8只為線流,2只粒線流,兩組比較,X2測試差別非常顯著(P<0.01)。2小時後大黃組6只動物為線粒流,4只粒流。對照組9只線流,1只粒流,差別仍非常顯著(P<0.01)。

2.5對血脂代謝的影響大黃對正常兔血清膽固醇無影響,但對因服膽固醇而血清膽固醇升高則有明顯的抑制作用,血清膽固醇和總磷脂比值明顯下降。大黃(R.officinale)粗提物ip給大鼠(體重100克左右),8小時後測定血清膽固醇和尿素氮,結果每只大鼠給於5mg劑量時血清膽固醇十分明顯升高。波葉大黃(R.Otaoense)中提取的多糖有明顯的降血指作用。Ig波葉多糖(RHP)100和200mg/kg,可分別使蛋黃誘導的高脂血癥小鼠血清總膽固醇(TC)降低45%和46%,甘油三脂(TG)降低42%和67%;肝臟TC分別降低63%和65%,TG降低14%和55%,過氧化脂質(MDA)降低49%和66%。igRHP100和200mg/kg對正常小鼠血清TC無明顯影響。igRHP45和90mg/kg可分別使高脂飼料誘導的高脂血癥大鼠血清TC降低48%和50%,TG降低30%和31%;肝臟TC降低57%和62%,TG降低23%和30%。MDA降低26%和41%。用不同溶劑對大黃進行提取物對大鼠的實驗性高膽固醇血癥進行降脂試驗。結果表明,大黃的醇提部位有明顯的降低血清總膽固醇作用。石油醚提取部位作用不顯著。

3.對泌尿系統的影響3.1大黃蒽醌衍生物對家兔的利尿作用和腎髓質Na+-K+-ATP酶活性的抑制作用。

3.1.1蒽醌衍生物對家兔排尿、排Na+和K+量的影響取體重2kg左右雄金基拉兔,自由飲水,禁食18小時後麻醉,麻醉後以劑量為30mg/kgig給藥,藥物用0.1mol/LTCMLIBis一HCI緩沖液(pH8.5)新鮮配制。對照組給以同體積緩沖液。(pH8.5)新鮮配制。對照組給以同體積緩沖液。同時用50ml/kg生理鹽水ig做水負荷,迅速打開腹腔,抽空膀胱內余尿,從膀胱腹面下部插管,每間隔2小時收集尿液1次。結果:大黃素和大黃酸對家兔排尿、排Na+和排K+有明顯促進作用。一般在給藥後0-2小時排尿量即明顯增加,2-4小時達高峰,分別為對照組的5.9和5.8倍(P<0.005)。8-10小時接近對照組水平,排Na+和K+量的增多與排尿量平行,給藥後2-4小時高峰,Na+分別為對照組的4.4和4.6倍(P<0.01);K+分別為對照組3.2和3.9倍(P<0.005)。而蘆薈大黃素和大黃酚的作用較弱,在給藥後2-4小時排尿量分別為對照組的2.3和2.4倍(P<0.01),排K+為對照組的1.6和2.3倍(P<0.01),排Na+量則無顯著變化。作圖法表明。大黃素和大黃酸的利尿作用與排Na+作用呈良好線性關系,其相關系數分別為0.992和0.993,而排K+作用的線性關系較差,分別為0.406和0.790。

3.1.2蒽醌衍生物對Na+-K+-ATP酶活性的抑制作用大黃素、大黃酸和蘆薈大黃素對Na+-K+-ATP酶活性都有很強的抑制性作用。由Hill方程求得50%抑制率的藥物濃度分別為9.8±1.4,11.0±1.9和19.3±2.8ug/ml。用Dixon作圖法對大黃素、大黃酸和蘆薈大黃進行動力學分析,表明這3種藥物對Na+-K+-ATP酶活性有較強的抑制作用,其ki值分別為1.30±0.76,1.41±0.63和7.41±1.10x10-6mol/L。以上實驗表明,大黃素和大黃酸對兔腎髓質而Na+-K+-ATP酶活性有較強的抑制作用,而是一種調節酶,腎小管Na+的重吸收是通過Na+-K+-ATP酶的主動轉運過程,而大黃素和大黃酸對此酶有很強的抑制作用,致使Na+的重吸收減少,尿中排Na增多,因而達到其利尿作用。

3.2對動物氮質血癥的治療作用機制Wistar系雄大鼠用含0.75%腺嘌呤飼養餵養,制作成慢性腎功能不全模型。大黃為四川雅安出產的雅黃,切碎後,200-300g加水800ml,煎煮後進行過濾,濾液經冷凍減壓濃縮後呈黃色粉末,溶於生理鹽水中供ip給藥或溶於自來水中作飲料。實驗方法:在用含0.75%腺嘌呤飼料餵養大白鼠的同時實驗組每日每只大鼠ip5mg大黃生理鹽水溶液,對照組用生理鹽水。給藥後d6、12、18、24、30斷頭處死采血取血清,臟器作生化檢查,結果:大黃對血中尿素氮、肌酐的影響大黃組與對照比較尿素氮量有顯著降低,尤其是d24降低了35%,血中肌酐量從d6-24與對照相比較降低了12-18%。大黃對門靜脈血中氨基氮的影響於d6、18、24測定大黃組的氨基氮含量較對照分別降低18-21%,d30降低42%並有顯著差異。大黃對肝、腎中尿素合成的影響肝中尿素量大黃組較對照降低了12-37%,腎中降低19-24%,且肝、腎中尿素合成的減少與血清中尿素氮的減少呈平行降低。大黃對尿中尿素和肌酐的影響第12日開始大黃組尿中尿素排泄量有顯著增加,以後並顯示增加傾向,對照無多大變化,肌酐排泄量大黃組僅增加5-10%。大黃對血清中遊離氨基酸的影響用藥組大鼠分別po不同劑量的大黃溶液(5、15、35、55mg),給藥第24日血中遊離氨基酸的蘇氨酸、絲氨酸、纈氨酸顯著上升,亮氨酸、異亮氨酸、酪氨酸、鳥氨酸顯示上升傾向。當每日每只服用大黃飲料55mg時,蘇氨酸、絲氨酸、纈氨酸分別上升36%、36%和42%。

上述結果提示,大黃治療氮質血癥的作用原理主要是由於大黃一方面使從腸道吸收的合成尿素原料之一氨基氮的減少;另一方面使血中必需氨基酸濃度升高,利用體內氨基酸的分解產物一氨,合成蛋自質,從而使肝、腎組織合成尿素量減少;再一方面大黃抑制了體蛋白的分解作用,從而使血中尿素氮和肌酐的含量降低。此外,大黃還能促進尿素和肌酐隨尿液排泄出體外。

長澤哲郎等亦曾報道,用大黃(R.Officinale)粗提物,給於100g左右體重的大鼠(ip給藥),8小時後測定血清中尿素氮。結果,5mg/只劑量時血清尿素氮十分明顯下降,與對照比較P<0.001。有報道用大黃水提物ip給藥於100g左右體重大鼠,4-8小時後測定腎中血清尿素氨的濃度下降46-51%。

3.3對大鼠和人類慢性腎衰的預防作用po大黃提取物(RE)對雙腎次全切除大鼠中,血清肌酐(SCR)或SCR倒數(SCR-1)上升速度及尿蛋白定量均比對照組顯著下降,而尿滲透壓則明顯升高。腎病理檢查發現RE大鼠殘余腎間質淋巴細胞浸潤比對照組明顯減輕。26例慢性腎病人poRE前後的SCR-1和病程的關系進行了長期觀察(分別為17.8±8.2mo和20.5±10.4mo),發現RE治療後平均相關系數(-0.0036±0.0018)比治療前(-0.0129±0.0029)明顯下降(P<0.05)。結果表明:RE治療可使大鼠和人類慢性腎衰病程進展得到延緩。RE慢性腎衰進展的預防作用可能與殘余腎間質-小管損害減輕有關。

3.4大黃對體外腎小球系膜細胞生長的影響用腎小球系膜細胞培養及(氚標胸腺嘧啶、核苷)(3小時-TdR)、(氚標尿嘧啶核苷)(3小時-UR)和(氚標亮氨酸)(3小時-Leu)摻入技術,研究了大黃對系膜細胞生長及5/6腎切除後血清促腎因子活性的影響。結果表明,大黃蒽醌和大黃酸蒽醌葡萄糖甙加入培養液中,直接抑制系膜細胞生長。大鼠連續一大黃蒽醌0·25g12日後,采集含大黃衍生物的血清也明顯抑制系膜細胞DNA和蛋白質合成,但對RNA合成影響不明顯。大黃對促腎因子活性本身無明顯影響,培養液有無血清促腎因子存在,並不影響大黃對細胞的抑制作用發揮。這種藥理作用在體內可能有利於減輕系膜細胞異常增生,減緩殘余腎組織腎小球硬化進程,而改善慢性腎功能不全。

3.5炮制大黃對腎功能不全大鼠的影響動物為Wister系雄大鼠,體重200g左右,用0.75%腺嘌呤制成病理模型,大黃用雅黃和炮制大黃粉末加水100℃提取30分鐘,濾液凍幹。收率各為25%和31.5%,以飲水形式給與餵養腺嘌呤的大鼠,共24日。對照組給與水。測定尿毒癥物質血清尿素氮(BUN)、肌酸酐(Cr)、甲基鳥嘌呤(MG)、胍乙酸琥珀酸鹽(GSA)等。結果表明:雅黃用20mg,40mg/大鼠·日(100,200mg/kg體重.日)給與大鼠24日後,所測得的指標BUN,Cr,MG,無機磷均下降,鈣離子上升,在統計學上均有意義。GSA在20mg給藥組有下降趨勢、40mg給藥組的下降具有統計意義。尿毒癥狀獲得改善。炮制大黃浸膏40mg給藥組所測得的指標BUN,Cr,MG,GSA均具有統計學意義的下降,無機磷也是有意義的下降,鈣離子具有意義的上升。與雅黃一樣也獲得尿毒癥狀的改善。

上述結果證實炮制大黃仍保持了改善尿毒癥狀的作用。但炮制大黃中番瀉葉甙從HPLC法中未得檢出,僅側出蘆薈大黃素0.57%。大黃素0.52%和大黃根酚(Chrysophanol)2.7%。通過炮制降低了瀉下作用,對腎功能不全患者更能起治療尿毒癥的作用。

4.對血液和造血系統的影響4.1大黃的止血作用大黃對血管條顯示明顯的收縮作用。又從其中分得d-兒茶素和沒食子酸,在每1.3mg/ml的濃度,使血管條收縮張力提高428.84±58.42mg和500±80.80mg。D-兒茶素和沒食子酸以每150mg/kg小鼠ip,可縮短出血時間4.5±3.9,與對照組比較有顯著性差異。兩者對凝血酶有激活作用,可使凝血時間比正常值縮短5-6分鐘。從大黃對免及人體離體血管的作用,亦有助於闡明其止血作用原理。

4.2對血液粘度及微循環的影響家兔ig大黃(R.Palmatam)醇提物制成的20%混懸液,劑量0.5g/kg。2.5小時後,血沈無變化,各切速下全血粘度均有增加。中、低切速下增加顯著,但統計處理尚無顯著差別。小白鼠用大黃混懸液ig0.25ml/10g,2小時時均可見到微動脈和微靜脈內血液速度減慢有顆粒狀的紅細胞聚集體,尤以微靜脈內改變較明顯。但血管徑無明顯變化,亦未有滲出及出血性變化。動物一般狀況亦無明顯變化。大黃的這種具有增加紅細胞聚集性,升高血液粘度及使微循環血液流速減慢作用,與一般傳統的活血藥作用相反。

有報道大黃水煮液濃縮後用乙醇提取,制成每1ml含生藥1g,內含0.8%吐溫,pH7,取0.5ml制成的藥液與5ug腎上腺素的混合液於局部滴註於小鼠腸系膜。觀察對微循環障礙的影響。結果對微動脈血流有輕度的使血流停止時間提前的作用。對微動脈血液恢復時間有輕微促進作用(P>0.05)。有輕度促進微動脈恢復和減輕微動脈管徑收縮程度的作用以及局部微循環的恢復。

4.3對血小板聚集的影響4.3.1對血小板表面活性、血液粘度等的影響實驗用家兔,體重2-3kg,以30%尿酯2ml/kg耳緣iv麻醉取血,作血小板表面活性和聚集性測定。然後將100%大黃醇提物註射液1ml/kg劑量從耳緣iv(對照組用同量生理鹽水),給藥後30分鐘再次取血作血小板表面活性和聚集性測定。結果:大黃組(14只家兔)給藥前圓樹型血小板數為94.04±2.44%(X±SD下同)。給藥30分鐘後下降為86.42±2·86%。而擴大型血小板數則由5·96±2·44%升到13.58±2.86%。差別十分顯著(P<0·01)。血小板聚休數由12.69±5.29個增加到29.04±4.82個,差別十分顯著(P<0.01)。對照組(10只家兔)給水前圓樹型血小板為88.59±5.15%,給水30分鐘後為87.O±5.80%,無顯著差別(P>0.05)。擴大型血小板分別為11.41±5.15及13.O±5.80(P>0.05)。血小板聚集數分別為24.45±14.66個及26.64±13.27個,無顯著差別(P>0.05)。

用白色雄家兔24只,在SDI-Ⅱ型體外血栓形成儀的有機玻璃環上進行體外血栓形成試驗。大黃用100%醇提物1ml/kg從耳iv,30分鐘再次從心臟取血觀察,對照組用同量蒸餾水。結果:大黃組(14只家兔)血栓長度給藥前為39.0±26.6mm,給藥後增長為45.85±36.34mm,增長率為17.6%,無統計學意義(P>0.05),對照組(10只家兔)分別為46.80±22.01mm及43.9±27.99mg(P>0.05)。血栓濕重大黃組給藥前為125.77.80mg,給藥後增為130.54±94.74mg,增長率為3.7%,無顯著差別(P>0.05),對照組分別為123.5±59.72mg及152.6±100.06mg,P>0.05。血栓幹重,大黃組給藥前為31.12±16.64mg,給藥後為38.12±30·8mg,增長率為22.5%,無顯著差別(P>0.05),對照組分別為26.70±13.30mg及32.70±21.36mg,P>0.05。結果表明大黃除有使血液粘度增高,微循環血液作用減慢外,尚能使血小板表面活性增大,聚集性增高。與對照組比較有顯著差別。這種作用與一般傳統活血化瘀藥的作用亦不相同。

4.3.2生大黃對血小板聚集和血小板計數的影響動物用白色健康家兔,雌雄兼用,體重2-2.5kg,大黃(正品大黃)壓碎,過100目篩,制成粉劑。劑量為每天ig3g/kg,連續3日,於每次給藥後2小時測定循環血小板聚集率(RCPA),停藥3日後再測1次,對照組用等量自來水。大黃具有明顯促血小板聚集作用。從形態學變化也表明大黃具有促血小板聚集作用。仿吳氏法計數血小板,將每1mm血小板數乘0.001得新制10/L數。大黃具有升高血小板計數的作用。有報道,對53只家兔與60位正常人服大黃前後作血小板計數檢驗均無明顯變化。血小板的超微結構功能也均無明顯變化。

4.3.3酒制大黃對血小板聚集的影響酒制大黃分3種,即酒蒸、酒燉及熱壓,其中後者又依熱壓處理時間的長短分為3種,生大黃作為炮制品的對照。各種樣品的實驗劑型均為煎劑,並經去鞣質處理,濃度為1g(生藥)/ml。實驗動物為大耳白家兔,體重2.5-3·0kg為供血動物。給藥方式為體外試管法,然後用光密度法測定ADP誘導的血小板聚集率。結果表明對血小板聚集確有抑制作用,其強度則隨炮制情況而異,酒燉與酒蒸大黃對血小板聚集的抑制作用與大黃相似,熱壓酒制大黃的抑制作用較強(p<0.001),熱壓酒制大黃的活血功能優於生大黃。

4.3.4對急性腦缺血大鼠血小板聚集性TXA2/PGI2平衡的影響實驗觀察大黃對急性實驗性腦缺血大鼠的保護作用以及大鼠在不同給藥時間後血小板數目(BPC),血小板聚集性,血漿脂質過氧化物(LPO)和PGI2與TXA2的穩定代謝產物6-Keto-PGF1a與TXB2的變化。結果表明,ip給於大黃水提物4g/kg後,大鼠與對照組(ip同生性理鹽水)相比,2小時死亡率明顯降低(p<0.01);腦組織損傷程度減輕,明顯降低血小板最大聚集率和最大聚集速度(p<0.01)。給藥30分鐘後,血漿TXB2水平明顯降低(p<0.01);2小時時接近正常動物血漿水平。血漿6-keto-PGF1a在給藥30分鐘時升高(p<0.05),2小時時仍維持較高水平,TXB2/6-keto-PGF1a比值在給藥30分鐘時由給藥前的3.1降低至1.8;2小時TXB2/6-keto-PGF1a比值減少到0.9。這些結果表明,大黃對急性腦缺血大鼠具有良好的治療作用,其作用可能與其抑制TXB2合成,降低TXB2/6-keto-PGFla比值有關。

4.3.5對微循環、肺血管通透性和血小板聚集的影響麻醉小鼠皮膚微循環,應用顯微電視測定2、3二級微動脈和微靜脈口徑,比較給於大黃前後的變化。給藥後16只小鼠中有10只鼠微動脈收縮,其余6只鼠則是擴張;微靜脈亦有類似的變化。小鼠燙傷後,皮膚的2、3二級微動脈和微靜脈呈明顯收縮,如預先給於大黃小鼠燙傷後,微動脈和微靜脈未見收縮,而有輕微擴張。Iv腎上腺素復制小鼠肺水腫,測定肺內T1824含量以判定血管通透性變化。大黃治療組小鼠存活時間比對照組延長,肺血管通透性比對照組明顯降低。燙傷大鼠血小板聚集明顯增加,而應用大黃的大鼠燙後血小板聚則減輕。大黃對正常大鼠血小板聚集則無影響。實驗表明,大黃具有調節微血管擴張,改善組織微循環灌註;影響血液流變性。

4.4抗凝血和抗血栓作用波葉大黃多糖(RHP)體外可使凝血時間比生理鹽對照組延長250%,凝血酶時間延長264%。體內抗凝血作用,igRHP100和200mg/kg,30分鐘與對照組相比,小鼠血凝時間分別延長93%和110%;ipRHP100和200mg/kg,10分鐘後與對照組織相比,小鼠血凝時間分別延長101%和116%家兔igRHP56mg/kg後白陶土部分凝血活酶時間(KPTT)可延長34%。IgRHP56mg/kg,可使家兔特異性血栓形成時間延長78%,纖維蛋白血栓形成時間延長54%,血栓長度縮短26%,血栓濕重減少45%,血栓幹重減少54%,血小板數減小37%,血小板粘附率降你50%,優球蛋白溶解時間縮短47%,纖溶酶活力增加86%,全血比粘度降低15%,血漿比粘度降低14%,全血還原比粘度降低17%,紅細胞壓積容量降低20%,血沈率增加94%。寺次捷年等亦曾報道大黃有抗凝血和纖維蛋白溶解的作用。

5.對消化系統的影響5.1大黃的瀉下作用5.1.1不同商品大黃的瀉下作用正品大黃有西寧大黃,基源為掌葉大黃或唐古特大黃:雅安大黃,基源為藥用大黃;武威大黃,基源為唐古特大黃;禮縣大黃基源為唐古特大黃。非正品大黃有藏邊大黃(R.Emodi),天山大黃(新疆大黃)(R.WitTCMLIBochii)。分別以10倍左右自來水浸泡30,加熱至沸,20分鐘後,趁熱以雙層紗布濾,濃縮至50%,小鼠ig給藥後置代謝籠中連續觀察4小時(觀察期間禁水禁食),按糞便性狀分為正常、軟便(糞粒成形,但松軟膨大,含水分較多,或在濾紙上呈水漬跡)、溏便(糞便略成形或不成形如稠狀)、稀水便(稀薄或如水樣)四等。分別記錄軟使、溏便和稀便第一次排出時間。用簡比機率法計算4小時內溏便ED50及稀便ED50,用直線回歸法計算溏便ED50時的稀便率及溏便ED50T等。天山大黃和藏邊大黃以及4種正品大黃都顯示較明顯的瀉下作用。正品與非正名大黃相比,非正品大黃致瀉率較低,但正品大黃也有相當大的差異。

5.1.2不同大黃制劑的瀉下作用大黃煎劑有明顯瀉下作用,其作用受加熱溫度和時間的影響,大黃加水回流1小時,其ED50由300增至520mg/kg。回流3小時,作用幾乎消失。其熱水浸出液,在酸、堿條件下或50℃減壓濃縮,瀉下效力均不受影響。沸水浴常壓濃縮,其瀉下效力僅為原浸出液的1/3。瀉下效力隨加熱時間的延長而減弱,以煎沸30-60min最理想。大黃總甙、大黃煎劑與生大黃粉等不同制劑對小鼠瀉下作用的比較表明大黃總甙組的瀉下作用出現時間較早,稀、軟便次數較多。

5.1.3炮制對大黃瀉下作用的影響實驗材料采用掌葉大黃或唐古特大黃去掉栓皮的根和根莖。炮制品的制備方法。其中酒燉大2黃加熱延長為30小時。將生大黃及各種炮制品分別研細,過200目篩,60℃烘3小時,取出放幹燥器內貯存,實驗前用蒸餾水配成所需濃度畝用。實驗方法:采用藤村等改進的瀉下作用生物檢定法。選用18-22g小鼠,按體重隨機分5-7個劑量組,每組10只,將不同濃度的藥液按0.25ml/10g體重ig給藥,觀察6-7小時內小鼠瀉下的只數,用機率對數繪圖法分別求出生品、制品的瀉下ED50值及標準誤,計算相對效力。同時觀察生品及炮制品混懸液瀉下出現時間、瀉下物性狀、次數與重量的比較,炮對大黃瀉下成分的影響等。大黃生品瀉下ED50值為0.18g/kg,說明小劑量即有明顯的瀉下作用,炮制品瀉下作用有不同程度的減弱。從瀉下成分量的變化看,酒炒、醋炒制品瀉下成分幾乎未受影響。酒燉、清寧片、醋煮制品及大黃炭瀉下成分明顯減量。在同等瀉下效力劑量下(ED50量),換算出大黃各樣品中瀉下成分的量,出現與百分含量相反現象,提示大黃中可能還有其它瀉下活性較強的物質或起協同作用的物質存在。因此在測定瀉下效力時,除以測定番瀉甙量的變化外,尚應結合生物測定法為宜。因生物測定法所反映出的瀉下效力與臨床應用結果較為一致。

5.1.4不同的大黃制劑及大黃中所含的有關成分瀉下效力生大黃、酒炒大黃、醋炒大黃、酒燉大黃、清寧片、醋煮大黃、大黃炭的ED50。大黃浸膏ig或ip給藥的ED50分別為117和270mg/kg,直接由回腸向大腸內註入的ED50為44mg/kg,約為ig的1/3劑量。番瀉甙Aig或sc給藥,ED50分別是15及14mg/kg;ip給藥為27mg/kg,im達40mg/kg仍無效;iv劑量為6.4mg/kg。亦有報道,番瀉甙A、B、C、D、E、F的瀉下活性相似,小鼠ED50為13.3-16.1mg/kg;)葡萄糖-大黃酸蒽酮的ED50為20.0mg/kg;8-葡萄糖-蘆薈大黃素ED50為71.6mg/kg;蘆薈-大黃素的ED50為59.6mg/kg;大黃酸ED50為97.5mg/kg;8-葡萄糖-大黃酸ED50為103.0mg/kg。

5.1.5瀉下作用的機理a.大黃有緩瀉作用,大鼠及豚鼠腸肌實驗表明,遊離大黃素有類似乙酰膽鹼樣作用,並可被阿托品所對抗,大黃素可能與所作用器官和肌肉蛋白結合而表現膽臉能的作用。抑制Na+、K+從腸腔轉運至細胞,可能是與抑制ATP酶活性有關,使水分滯留在腸腔而促進排便。所以大黃的瀉下特點是不妨礙小腸對營養物質的吸收。大黃瀉下的有效成分為蒽醌類衍生,以蒽醌(酮)的甙瀉下效力較強,遊離蒽酮較弱,遊離蒽醌最弱。雙蒽酮比單蒽酮強。後發現番瀉甙A為大黃瀉下最強的成分,番瀉甙E和F與其它已知番瀉甙類化合物的致瀉作用相仿。在研究番瀉甙類成分瀉下作用機理時發現大黃浸膏及番瀉甙A都是經胃給藥作用強,而番瀉甙元iv給藥作用最強。作用部位在大腸。Ig大黃浸膏可顯著增加大腸運動,並使大腸中水分增加,而對小腸則無影響。如小鼠先用氯黴素處理(使腸內細菌受抑制)後再給藥,則使番瀉甙A的瀉下作用明顯減弱,而對番瀉甙元卻無影響。因此認為蒽甙的糖基具有保護蒽酚(酮)運輸到大腸而不被氧化的作用,蒽甙到達大腸後被細菌的酶水解為遊離甙元,刺激大腸使排空運動增加,導致排便。研究又表明大黃在體內真正起到作用的物質系大腸內細菌代謝的還原產物大黃酸蒽酮-8-葡萄糖甙(8-GRA)及其分解產物失去糖基的大黃酸蒽酮,這兩種成分可能是大黃在體內真正起瀉下作用的物質。此外,蒽甙也有很大部分是由小腸吸收經肝臟轉化,再作用於骨盆叢,促使大腸蠕動而致瀉。如結紮小腸與大腸交界處,再將蒽甙註入小腸,藥物仍可在大腸起作用;大黃服用後一般需經6-8小時才起作用,這表明大黃是先在小腸吸收後入血液,再運轉到大腸,刺激大腸而顯效果。因此認為蒽酮的致瀉作用是首先刺激粘膜下神經叢,隨後使更深部位肌肉的神經叢興奮,如果事先用昔羅卡因麻痹了粘膜神經叢,則蒽酮就不能引起運動亢進。如果興奮沖動較昔羅卡因先達到肌肉神經叢,則昔羅卡因就不能抑制運動亢進。因此有二種解釋,一種認為是經過奧厄巴赫氏(Auerbach's)神經叢;一種認為是在豚鼠中是刺激骨盆核而產生瀉下。但無論那種說法,通過神經叢而使腸運動亢進這一點是一致的。

B.大黃瀉下作用與腸道水份和電解質移行的關系應用Gordon-Chadwick(1979)體內環封法研究了大黃懸液對動物腸道內水份和電解質的移行速度。實驗動物ig含10%炭末的4%大黃水懸液0.5ml(0.5/kg體重),對照動物ig含炭末的水溶液,全部動物於ig後30分鐘解剖,測量每只動物消化道中炭末所推進的距離。20只小鼠經大黃懸液ig後,腸道內容物增均推進率為83.2±6.1%,對照動物20只,其平均推進率為67.1±12.2%,兩者有十分明顯區別(P<0.001)。表明大黃能明顯加強小鼠消化道的推進性運動。對腸道內容物排出時間的影響實驗,采用大黃水懸液(0.5g/kg)ig後,22只小鼠腸道內容物增均排出時間為139±61min,而對照組5小時還未見排出,兩組有十分顯著差別(P<0.001)。同時觀察到,給藥動物均有水樣糞便,而對照動物的糞便則較幹結。表明大黃能促進胃腸道的推進速度,產生明顯的瀉下效應。對腸道水份和電解質(Na+、K+)移動速度的影響表明,在盲腸中灌以2%大黃懸液的大鼠,其水份和Na+的凈分泌增均值分別為-21.7±12.9ul/(分鐘·g)和-7.9±0.8ug當量/(分鐘·g);與對照組的3.6±1.9ul/(min·g)和3.3±0.8ug當量/(分鐘·g)比較。P<0.001。而鉀離子的凈吸收增均值兩組比較無顯著性差異。表明大黃水溶液(2%)對腸道內水份和鈉離子的吸收,即促進水份和鈉離子向腸道內迅速移進。實驗結果初步證實,大黃的瀉下作用與大腸內水份和鈉離子分泌直接有關;大黃水液(2%)能明顯增強水份和Na+向腸道內移行的速度,大黃瀉下作用是由腸道粘膜向腸管內分泌水份所致。

5.1.6大黃致瀉作用的近似晝夜節律健康或病理模型的小鼠對大黃致瀉作用反應都有明顯的近似晝夜節律。都是晚間給藥致瀉作用強於日間給藥。日間給藥致瀉ED50較之晚間給藥致瀉ED50可高達4.89倍(健康鼠)乃至9.69倍(甲亢鼠)。不同病理模型與健康鼠比較也有不同,一般對給於甲狀腺粉機能處於興奮狀態的小鼠這一節律趨於明顯,變動幅度高於健康鼠,對大黃劑量變化的反應較不敏感;由於投與他巴體使小鼠處於衰弱萎頓狀態的小鼠這一節律則趨於不明顯,變動幅度低於健康鼠,對大黃劑量變化的反應則較敏感。

5.2大黃對胃腸道的影響5.2.1對動物實驗性胃潰瘍的影響Wistar大鼠,采用傳統的拘束水浸法略加修改造成動物模型。樣品用青海產大黃(R.Palmatum或R.Palmatumvar.Tanguticum)。制成生大黃片、酒燉大黃和大黃炭,並分別粉碎,過60目篩,用蒸餾水配成0.15g/ml懸液。陽性對照用甲氰咪胍。實驗觀察大黃對應激性胃潰瘍的影響(分治療性給藥和預防性給藥2種)和大黃對幽門結紮法胃潰瘍的影響。實驗表明:生大黃、酒燉大黃及大黃炭,在抗體遭受拘束水浸應激性刺激後1-6.5小時給藥,雖不能減少出血竈的發生,但均明顯地減輕了胃出血程度,顯示這3種試劑對粘膜糜爛性胃出血具有良好的止血作用。改變用藥方式,於應激實驗前3日預防給藥,則3種試劑均兼有止血與減少出血竈發生的藥效,與甲氰咪胍的影響相仿,提示大黃除止血作用外,若提前應用,對胃粘膜在應激性刺激下發生的病損可預防作用。一些研究指出:應激性胃潰瘍的發病機制甚為復雜,它可能涉及中樞、特別是植物神經系統和垂體一腎上腺皮質軸的機能。實驗所用的陽性對照藥甲氰咪胍系組胺H2受體拮抗劑,能通過阻斷組胺的促泌作用,有效地抑制胃酸分泌。鑒於提前服用大黃懸液對大鼠應激性胃潰瘍的影響與甲氰咪胍相似,是否意味著可能存在相仿的作用機制。從幽門結紮誘發胃潰瘍模型的胃液分析證實:生大黃確有對胃酸分泌的抑制作用,並可降低胃蛋白酶活性;而酒燉大黃對胃酸分泌與胃酶活性均無影響,但在應激實驗中卻與生大黃具有同樣的預防效應。這是否進一步提示:大黃對實驗性胃潰瘍的預防作用機理還可能涉及到其他不同的發病環節,如對中樞、植物神經系統、微循環等。經對中樞方面的影響作了初步觀察,發現大黃對拘束水浸應激8小時的大鼠的低位腦幹與間腦部位的5-羥色胺與5-羥哚吲乙酸有激活作用。考慮到大黃還具有解熱、鎮痛、降壓等功能,因此對大黃可能具有的中樞效應不可忽視。

5.2.2對實驗性胃潰瘍病理形態變化的影響用Wistam系雄大鼠,制成胃潰瘍模型,生大黃(R.Palmatum)制成粉劑用蒸餾水配成15%水劑.結果生大黃粉對應激刺激致大鼠胃潰瘍的防治實驗中給藥組與對照組胃粘膜破壞率(%)分別為0.50±0.27和2.90±1.17(P<0.05)。在鏡下觀察到的病竈為黃褐色,病變性質屬於出血壞死,給藥組的動物胃病竈病變範圍均局限在胃粘膜淺表層,常常形成蘑菇狀突出於粘膜面外,在粘膜內部分很少;對照組的動物胃粘膜出血壞死竈數最多、長度長,且有的深達粘膜2/3以上,其病竈下面及周圍表現為出血性災癥。幽門結紮所致胃潰瘍。從大體標本所見,潰竈均在前胃,對照組較給藥組的病竈多,大且深。在鏡個可見對照組的胃病竈多數穿透了胃壁全層。給藥組大鼠胃潰瘍竈未穿粘膜肌層,蘇木精一伊紅染色病竈著色為橙色,Perls氏普魯士蘭染為蘭綠色,進一步證實為出血壞死。病竈周圍為破碎的壞死細胞和多形核白細胞,上皮下疏松結締組織層高度水腫,大量炎細胞浸潤,對照組的尤為嚴重。

5.2.3對應激性胃潰瘍大鼠血漿內cAMP和cGMP的影響以血漿cAMP和cGMP為指標,通過動物實驗觀察生大黃和酒燉大黃(均為R.Palmaat)對應激性胃潰瘍大鼠植物神經系統功能的影響。結果表明,1、大鼠由應激造成胃潰瘍時,血漿cAMP和cGMP均降低,而cGMP下降更為明顯,cAMP/cGMP的比值上升,說明植物神經功能紊亂。2、無論生大黃或酒燉大黃對正常大鼠血漿cAMP和cGMP及cAMP、cGMP比值,均無任何影響。3、生大黃對應激大鼠血漿cAMP和cGMP及其比值無影響;而酒燉大黃能使應激大鼠的cAMP下降,cGMP上升,顯著降低cAMP/cGMP的比值,使之接近正常。提示酒燉大黃對應激引起的植物神經功能紊亂有一定的調整作用。

5.2.4對實驗性胃潰瘍大鼠腦內單胺類神經遞質的影響用生大黃和酒燉大黃(R.Pal-matnm或R.Palmatumvar.Tanguticum)粉碎後過60目篩,分別用蒸餾水配成0.15g/ml懸液。用Wistar遠交系雄大鼠;體重180g左右,采用傳統的拘束水浸應激處理以產生胃潰瘍。動物隨機分為4組:正常對照組、應激對照組、應激生大黃組、應激酒燉大黃組。正常對照不經水浸應激,後3組均經水浸應激處理,每組動物均為10只。應激酒燉大黃組和應激生大黃組分別用酒燉大黃粉和生大黃粉的蒸餾水懸液ig,水浸應激前先給藥3日,每天2次,劑量為0.15g幹粉/100g體重(每)。動物水浸後1、4、6.5小時又分別ig給藥1次,劑量為0.0175g幹粉/100g體重(每次)。正常對照組和應激對照組ig蒸餾水。腦組織內單胺類神經遞質含量測定用熒光分光光度計分別以不同波長的激發光和發射光測定它們的熒光強度,按相應的內標準計算含量。實驗結果:水浸應激對大鼠腦內單胺類神經遞質含量的影響應激對照組端腦內5-HIAA含量為440±22ng/g,比正常對照組的336±17ng/g有明顯升高(P<0.05);而應激對照組低位腦幹和間腦內的NE含量分別為451±39ng/g和660±56ng/g,比正常對照組的556±45ng/g和919±59ng/g均有顯著下降(P值分別<0.05和<0.001);應激對照組端腦內DA含量為901±75ng/g,比正常對照組的776±57ng/g明顯升高(P<0.05)。除此之外,應激對照組和正常對照組動物比較,其它腦區內的5-HT、5-HIAA、NE和DA水平均未見明顯差異。生大黃對應激大鼠腦內單胺類神經遞質含量的影響應激生大黃組動物低位腦幹內5-HT水平為820±21ng/g,而應激對照組動物為737±23ng/g,兩者相差顯著(P<0.05);應激生大黃組動物間腦內5-HI-AA含量為1046±37ng/g,顯著高於應激對照的914±42ng/g(P<0.05)。此外,應激生大黃組與應激對照組比較,其它腦區內5-HT、5-HIAA、NE和DA含量未發現有顯變化。酒燉大黃對水浸應激大鼠腦內單胺類神經遞質的影響應激酒燉大黃組動物間腦內NE含量為530±51ng/g,明顯低於應激對照組動物的660±56ng/g。除此之外,其它所觀察的腦區內5-HT、5-HIAA、NE和DA均有明顯的變化。生大黃和酒燉大黃對正常大鼠腦內單胺類神經遞質含量的影響測定了正常對照組、正常生大黃組和正常酒燉大黃組動物低位腦幹、間腦和端腦內5-HT、5-HIAA、NE和DA的含量,並將正常生大黃組和正常酒燉大黃組的含量分別與正常對照組進行比較,沒有發現生大黃和酒燉大黃對正常大鼠腦內上述4種物質的含量有明顯的影響。結果表明,單純拘束水浸應激大鼠端腦內5-HIAA含量顯著升高,低位幹和間胃腦內NE含量明顯下降,端腦內DA含量也明顯升高,說明大鼠拘束水浸應激性胃潰瘍的發生與了內NE、DA以及5-HT的代謝可能有密切關系:ig生大黃的應激大鼠低位腦幹內5-HT和間腦內5-HIAA的水平明顯高於單純水浸應激大鼠,而ig服酒燉大黃匠應激動物間腦內NE含量比單純水浸應激動物明顯下降。提示低位腦幹和間腦內5-羥色胺能系統可能參與生大黃抑制大鼠拘束水浸應激性胃潰瘍的發生,而酒燉大黃抑制大鼠,胃潰瘍的發生可能與間腦內去甲腎。上腺素能系統月關。同時也說明生大黃與酒燉大黃對大鼠水浸應激性潰瘍的抑制作用的機理可能有所不同。因此,通過腦內5-HT或NE系統的調節,減少了胃酸的過量分泌,可能是生大黃或酒燉大黃抑制大鼠的水浸應激性胃潰瘍發生的原因之一。生大黃與酒燉大黃對水浸應激性胃潰瘍大鼠腦內單胺類神經遞質影響的不同,可能是由於不同的炮制方法對它們的藥物成分影響不同的緣故。江文君也報道,生大黃對幽門結紮誘發胃潰瘍能明顯使病損減輕,並使胃液分泌量減少,明顯降低胃液遊高酸濃度及胃蛋白酶活性,而相同劑量的酒燉大黃則沒有明顯的影響,也說明生大黃與酒燉大黃藥理作用的差異。

5.3胃內吸收動物禁食後,以30%烏拉坦麻醉,大白鼠皮下點滴輸入生理鹽水,家兔耳緣靜脈點滴生理水。結紮幽料管經近賁門處剪口插入胃內,由此管向胃內註入大黃煎液(鼠:20%,2ml/12000g;兔:5O%,50ml/只)膀胱插管導尿。每隔5min接1次尿,記錄流出尿量及氨水堿化後尿色變紅匠時間。同時另以未結紮動物,ig給同等量水為空白對照;ig給同等量大黃煎液為藥物對照。結果:實驗組11只大鼠和13只家兔尿中均檢出蒽醌反應,藥物對照鼠,尿液在給藥20分鐘時遇堿液變紅,實驗組鼠自給藥至尿中顯蒽醌反應最早5、10分鐘,平均62.4±70.32min(標準差,後同);家兔藥物對照組最早20-22min,平均27.5±10.6min,實驗組最早20-25min,平均37,6±24·71min。顯蒽醌應,兩者比較(t=1.0360,P>0.10)差異不顯著。進一步義觀察了家兔尿液中蒽醌含量和組分,分4種處理,ig給水;ig給50%大黃煎液;結紮胃上、下口,直接向胃內註入50%大黃煎液;結紮胃上、下口、十二指腸遠端,直接向胃內註入50%大黃煎液。給水或給藥後30分鐘至60分鐘間,接取尿液,記錄尿量,經處理後以HPLC法測色尿中等薈大黃素、大黃酸、大黃素、大黃酚和大黃素甲醚等的含量。結果給藥30分鐘後的30分鐘-60分鐘內上消化道吸收的蒽醌類成分量和組分與化道其它部位吸收的大致相同。

5.4食道內吸收觀察7只大鼠,自給藥計算,至尿液以氨水堿化後變紅的時間。結果所觀察的7只大鼠,自給藥計算,至尿液顯蒽醌反應,最早的自導尿管中收集的第一次尿時開始,平均58.6±44·79分鐘,家兔1只,尿液於42.44分鐘起,呈蒽醌反應。實驗證明,大黃煎液在上消化道內不僅開始吸收,而且數量很高,po後有可能在較矩時間內發揮藥效。

5.5大黃抑制胃排空的作用以生大黃或熟大黃(酒燉的)水浸煎劑1.5g大黃/1ml/100g體重及20粒琥珀色樹脂小球同時胃飼大鼠。所采用的飲片系由西寧大黃(RheumpalmatumL.和R.Palmatumvar.TanguticumMaxim.)炮制而成。餵藥後2小時處死動物。統計滯留在胃內的球數。生大黃組?為18.33±0.88粒(n=6);熟大黃組(P)為15·00±0.94粒(n=6);對照組?為6.33±0.67粒(n=6)。R與C相比P<O.001;P與C相比p<0.001;R與P相比P<0.001。換言之,胃排空受抑制的程度是R>P>C。又在另一同類的實驗以生大黃水浸煎劑0.5g大黃/1ml/100g體重和沒食子酸溶液分別飼動物。至2小時後處死動物。統計胃內的球數:C為2.14±1.35粒(n=7);R為14.83±3.4粒(n=6);G(沒食子酸組)為8.83±4.88粒(n=6)。G與C相比P<0.01,R與C相比P<0.001,R與G相比P<0.05,結果表明:不論生大黃還是熟大黃都有抑制胃排空(胃氣不降)的作用。生大黃比熟大黃的抑制冒排空作用更強。沒食子酸(據報告大黃原生藥中含沒食子酸結晶為2.34mg/g,大黃是大黃抑制胃排空作用的主要有效成分。

5.6大黃對胃蛋白酶消化作用的影響體外實驗測定大黃對人工胃液消化蛋白質的影響及與劑量的關系。結果表明大黃具有抑制胃蛋白酶的作用,表現為用藥組蛋白消化量減少,且其減少的程度與劑量相關,但對胃液的pH影響,這一作用可能有助於防治潰瘍病及其並發出血之癥。

5.7大黃對腸管活動的影響生大黃對大鼠離體腸管電活動和收縮活動的影響生藥為西寧產掌葉大黃,加工成20%的大黃溫浸劑(24小時60℃溫浸劑),實驗用0.068g/10g體重劑量觀察20只大鼠,以排出不成形狀大便為瀉下指標。觀察瀉下作用部位,不同劑量的大黃對結腸電活動的影響等。大黃的瀉下作用部位主要在結腸;大鼠離體腸電同其他動物一樣,也是由慢波和快波組成,不同的是大鼠離體腸電頻率較在體的低。在大黃對結腸的興奮作用出現後,用溫熱的臺氏液沖洗結腸標本後,在臺氏液中加入1×10(-7)的阿托品1ml,然後再加入大黃。結果阿托品可阻斷大黃的興奮效應。

大黃揮發油對動物離體腸管的作用按水蒸氣餾法提取的揮發油,加入5倍量阿拉伯膠研磨均勻,以適量蒸餾水配制成1%(100ml含1g大黃揮發油)的大黃揮發油乳劑。動物用家兔(2-2.5kg)、豚鼠(250-350)、小鼠(20±2g)。觀察對離體腸管平滑肌的影響和對小鼠小腸蠕動功能的影響。結果:對離體家兔十二指腸及回腸正常收縮,一般在加入藥液2-4分鐘內即達最大抑制率,表明大黃揮發油對離體腸收縮幅度的影響明顯具依賴性,但對其張力和頻率的影響並不顯著。對乙酰膽堿(Ach)、氯化鋇、磷酸組胺(Hist)引起的離體腸痙攣性收縮均有明顯對抗作用,且與濃度呈正相關。0.2mg/ml可使BaCl2、Hist性痙攣收縮的抑制率達90%以上。對Ach、BaCl2、磷酸組胺引起的回腸痙攣性收縮,0.2mg/ml大黃揮發油能完全阻斷BaCl2的致痙作用,但對Ach及Hist的阻斷僅在70%左右(-75)。對小鼠小腸蠕動功能的實驗,結果給藥組與對照相比,給藥組小腸推進率明降低,有非常顯著性差異。

5.8對肝、膽的作用5.8.1對肝損傷的保護作用大黃對實驗性肝損傷有明顯的保護作用。預先ig大黃6日的家兔im四氯化碳後,不能阻止SGPT的升高,但肝臟壞死程度比對照組輕且動物無死亡發生(對照組死亡30%左右)。有用四氯化碳引起小鼠肝損傷,SGPT高達616.0u/100ml,正常對照組僅為289,經大黃治療後,SGPT降至325.3u/100ml,肝細胞壞死程度、變性均比純四氯化碳組輕。亦有報道用D-乙硫氨酸引起大鼠肝纖維化,用組織化學和超微結構的變化來觀察大黃的治療作用,發現大黃能顯著遞轉四氯化碳引起的肝組織中出現的脂滴及纖維化,微粒體腫脹,脊明顯下降,粗面內質網破壞,核糖體顯著脫落。也可恢復四氯化碳引起的MAO及琥珀酸脫氫酶的減弱。表明大黃對四氯化碳引起的肝損傷確有預防和治療作用。有用家兔進行中毒性肝炎實驗,用20%生大黃煎劑1ml/kg藥,結果生大黃組家兔死亡數及肝臟顯著壞死死的動物只數均較對照組少。

5.8.2大黃治療急性黃疸型肝炎的作用機理大黃用乙醇加熱回流提取,用明膠除鞣質,加0.5%吐溫-80,調pH至7.0,加蒸餾水使每1ml相當生藥0.5g。觀察藥物對大白鼠(四氯化碳中毒)血清谷丙轉酶活力的影響。結果於實驗結束後測走谷丙轉氨酶活力(X±SD)。正常照組為289.5±139.7;肝臟損傷對照組為616.0±166.4;大黃治療組(iv1ml/100g體重,7日)為325.3±143.4。顯示有降酶作用,與肝臟損傷組比較有極明顯差異(P<0.001),但與對照組比較P<0.05。病理觀察表明大黃治療組與肝臟損傷組比較,肝細胞變性、壞死均有不同程度的減輕。

5.8.3大黃在體外對乙型肝炎抗原的抑制作用用20%大黃水煎劑,按1:1比例與不同稀釋度的HBAg;抗HBAg抗體;AFP;抗AFP抗體;正常人血清;兔抗和人抗體等6種血清分別作用後。結果大黃對HBAg具有選擇性的仰制作用。對兔抗和人抗體尚有一定的抑制。大黃去鞣質後作用消失。單獨用鞣酸作用1%水溶液,對HBAg亦有抑制作用,其專一性與大黃基本一致。大黃中的遊離大黃蒽醌粗提物,大黃素均無抑制作用。20%以上濃度的大黃水煎劑酒沈液,對HBAg有明顯抑制作用。但經明膠除鞣質後,抑制力大為降低;而用蛋清處理後,抑制作用完全消失。

5.8.4大黃蒽醌衍生物對小鼠肝微粒體細胞色素P-450的影響小鼠連續7日分別ip大黃素、大黃酸和蘆薈大黃素42,47,44mg/kg後,使肝微粒體細胞色素P-450含量分別比對照組下降41.7,51.9,66.3%,使戊巴比妥鈉誘導的小鼠睡眠時間分別比對照組延長18·7,81.8,64.3%。大黃素、大黃酸、蘆薈大黃素、大黃酚和大黃素甲醚結合於氧化態細胞色素P-450的差示光譜均為Ⅱ型光譜。這些結果表明:大黃蒽醌衍生物對細胞色素P-450具還原作用,影響肝臟藥物氧化代謝功能。

5.8.5利膽作用大黃(R.Officnale)用水提酒沈法制成200%的註射液,觀察對

注:此中藥方劑來源于網路收集,使用前請咨詢專業醫生。

水黃相關圖片

水黃圖片來源GOOGLE自動搜索,僅供參考。

<< 上一个: 水葫蘆七  下一个:水黃楊木>>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 | 聯繫我們 |

© CopyRight 2022 LOOKUP.TW Rights Reserved.